港媒揭秘:帮助暴徒的“香港记者?#20445;?#35777;件就是这么来的

??????[来源:环球时报]??????2019-08-14 14:25:27

最近一段时间,香港街头那一群群“乌合之众”般的乱港黑衣暴徒,和越发极端暴力的行径,已经引起了香港沉默的大多数人以及内地公众的普遍愤慨,纷纷呼吁港府和港警果断打击这些暴徒,维护香港的治安,恢复社会的秩序。

可每当香港警察要对这些暴徒执法的时候,总会有一群身穿黄色荧光马甲,上面还写着“记者”二字的人,挡在警察和暴徒之间,并挥舞着他们手中的手机或照相机,阻拦警察执法。

而在过去两天,这些所谓的“记者”更是在警?#25581;?#21450;港府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现得极为夸张,不仅完全不给警方或港府说话的机会,多次粗野地打断发言,甚至完全扔掉了记者的职业操守,跟着暴徒们一起辱骂起香港特首林郑月娥,在记者会上公然问她什么时候“去死”…….

所以,香港的这些“记者”到底怎么了?

?#28304;耍?#39321;港知名媒体人屈颖妍在一?#24471;?#20026;“点新闻”的视频节目中介绍说,这些经常挡在暴徒前面,滥用“新闻自由”阻拦警察执法,令执法者“投鼠忌器”的“记者?#20445;?#20182;们获得记者身份的方式其实很可笑。

屈颖妍说,这些人只要加入一个名为“香港记者协会”的组织,并交纳大约150港币的费用(100港币入会费与50港币记者证申请费,学生入会只需20港币),然后填个表、交个照片,就可以获得“记者证”。而且加入该协会的门槛则很低,比如写博客的自由职业者只要在媒体上发表过几篇文章,或是香港高校里新闻系的学生,都可以申请加入。

接下来,屈颖妍说,这些人就可以穿上那个写着“记者”两字的荧光黄背心,耍弄着新闻媒体的“第四权利?#20445;?#25104;为暴乱现场的“指挥官”了。

但屈颖妍说的是不是真相呢?

我们在香港记者协会的官网上核实发现,加入这个“香港记者协会”的流程确实很简单,门槛极低,学生只需要提供学生证副本,自由职业者只需要提供自己刊出作品的网?#27785;?#25509;,然后交纳20元(学生)至100元的入会费用即可入会。再交纳50元的费用即可获得“记者证”了。

但在今年7月15日的时候,该协会却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个“澄清有关申请记者证留言”的文章,称网上所说的该协会“入会没有门槛”是谣言。

这份声明称,加入香港记者协会还需要经过其他会员介绍,并通过协会的执行委员会审批才可以——尽管这一要求并未被写入其官网上入会所需的申请材料中。

但当我们进一步查询这个“香港记者协会”的“执行委员会”名单时,却发现了很有趣的内容:这帮握有可以批准让谁入会、以及谁获得“记者证”的人,绝大多数都来自同一个政治立场的媒体。

如上图所示,在其执行委员名单中,一直明显在报道?#26143;?#21521;暴?#25581;环健?#26356;常年在香港和台湾支持港独台独的《苹果日版》,有两人是其执行委员。另一家同样立场倾向暴?#25581;环健?#24182;有香港所谓的“?#23601;?#27966;”背景的《立场新闻》,也同样有两人是执行委员。至于香港电台虽然是香港公立媒体,也同样在报道中表现出明?#20113;?#21521;暴?#25581;环劍?#25915;击警方的立场。

同时,“香港记者协会”的主席杨建兴以及他所来自的“众新闻?#20445;?#20063;同样在报道中持有明?#20113;?#34962;暴徒和攻击警方的立场。

我们还专门检索了“众新闻”自7月20日以来涉及香港暴乱问题的报道,发现该媒体对黑衣暴徒的行为基本上避而不?#31119;?#21364;将大量笔墨用在了质问和抨击执法的警察身上,甚至在报道涉及“内地”与“香港”的问题是,直接用“中国”而不是“内地”与“香港”并列。

更荒诞的是,身为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和“众新闻”主笔的杨建兴,?#21476;?#21435;“专访”了末代港独?#30710;?#24247;,让这个英国殖民者去对香港特区政府甚至“一国?#34903;啤?#25351;手画脚。这篇报道中还有不少妖魔化内地的内容。

所以,当这么一伙人把控着“香港记者协会”及其“执行委员会?#20445;?#25484;控着香港记者证的审批?#22836;?#25918;权时,我们就不该再对为什么香港某些“记者”会处处偏袒黑衣暴徒、为什么会处处挡在警察前面阻拦执法和攻击警察、为什么对暴徒的暴行却轻描淡写甚至选择性失明感、甚至为什么会在记者会上毫无职业操守地辱骂香港特首“去死”这一系列反常行为,感到奇怪了。

更恶心的是,在过去一段时间里,这个“香港记者协会”还曾发布的声明抹黑警察的执法行为。他们宣称警察执法时?#35828;?#20102;他们协会的“记者?#20445;?#24182;要求调查警察。可我们《环球时报》的记者乃至眼睛不瞎的港人,?#35760;?#26970;地看到这完全是因为这些“记者”就是在蓄意阻拦警察执法,想用“记者”身份碰瓷,让执法者“投鼠忌器”。

▲?#22025;?#26412;报记者?#32435;?#30340;香港“记者”档在警察前阻拦警察执法,并想借机碰瓷的画面

▲?#22025;?#39321;港记者协会反咬一口,说警方蓄意袭击记者

?#36824;?#23545;于一些常年关注香港的问题的人来说,这个“香港记者协会”早已是“臭名昭著”的存在了。

比如去年12月25日,我们《环球时报》就报道过“香港记者协会?#26412;?#20844;然批评香港一家媒体表明自己“反对台独”立场的做法,称这是“自我审查”。

内地媒体观察者网当时也刊登了长文,详细讲述了这个“香港记者协会”的背景,称其在过去50年里一直保持着“反中”的本色,而且每年都会发布一份“妖魔化”香港和内地关系的“年报”。

▲截图来自观察者网的报道

这篇报道还指出“香港记者协会”一方面常常爱打着“新闻自由”的旗号给“港独台独”言论以舞台;另一方面却对于“自己阵营”的人的暴行选择性失明:比如当香港乱港传媒黑手黎智英公然人身威胁一名香港《东方日报》的记者时,该协会就?#25381;星?#36131;黎智英的行为。

最后,我们想告诉大家的是,在今天(13日)香港警方的记者会上,一位内地的记者仅仅因为用普通话提问,就在会后遭到了某些香港“记者”的嘲笑和侮辱。有旁观的内地记者表示,在香港这种已经似乎沦为“黑社会”的媒体环境下,内地记者在?#24515;?#20123;香港“记者?#32972;?#29616;的场合,已经不?#20197;?#35828;普通话了,生怕被骚扰。

这令人悲哀的一幕,也再次彰显出如今香港的乱象,并?#24674;?#28304;自在街头?#36136;?#30340;那些黑衣暴徒,还有香港那些披着“记者”的黄色荧光马甲,却一边为暴徒打掩护,一边歪曲事实制造?#31908;?#30340;“舆论暴徒”。

[责编:杨兴东]

10号楼

热新闻

我要问

怎样下载王牌战士
宝宝计划app免费的账号 北京pk10是什么彩票 足球直播 北京pk10最新历史记录 高清精美美女壁纸 北京pk10手机免费计划 幸运飞艇软件平刷 r日韩美女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11选5高手投注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