洱海风吹

??????[来源:新湖南?#31361;?#31471;]??????2019-08-11 11:16:24

长郡滨江中学G1701 唐浩宸

夏天的长沙是不讨人喜的。坐在案前,我的耐心,已被夜晚的闷热与不休的蝉鸣消磨殆尽。风,裹挟着热浪,一次次扑动窗帘,可能是室外的炙热实在让他们无路可逃,狼奔豕突一般冲进来想与我共享屋?#27704;鋝写?#30340;凉爽吧不!我赶快?#20185;?#31383;子,对于这仅有的凉意,我是极为吝啬的,但是,窗子虽?#20185;?#20102;,对于风的期待与喜爱仍不因湖湘的气候衰减,或许是洱海边那个别致夏日,确实影响了我。那里的风如丝如絮,不经意间,就爬上了记忆,把我轻轻地裹在其间。

记得与洱海之风初识的那晚,也是夏天,也是一个人坐在玻璃窗边,透过玻璃上反射的淡淡的自?#28023;?#26395;向天边漫出苍山雪线的星星,透过自己?#21561;?#30340;东西自然添几分熟悉,虽是安逸,但总有种异乡人的疏离感。当时我正处在学业压力最重的时段,本想出游散心,虽已远在异地,但熟悉的焦虑感却依旧如影随形。怅然若失间,一阵风趁着夜色向毫无防备的我拂来,不一会儿,整个儿我就浸没在风中。洱海虽叫“海?#20445;?#21364;是“湖?#20445;?#20174;她嘴中吐出的风自然就只有湖风的芬芳,不具海风?#21335;?#21619;儿了。置身于这芬芳之中,炎热竟也隐去许多。这风决不是苏子笔下的“料峭春风?#20445;?#20063;不是熏醉宋王朝的“暖风?#20445;?#22905;是洱海特有的风,别处怎么也寻不?#20581;?#22905;沁人心脾、润物无声,如丝如缕,滑过我的每一根毛发,流过我的每一寸肌肤,渗透我的每一寸情感。在风中,我的大?#38498;?#20687;在某一刻停转了,忘却了焦虑也抛掉了压力,这两者消失后的空?#23376;?#37117;由风填满。那一瞬间,我酥软在风的怀里。我就这样爱上了洱海的风。

我爱洱海的风,也爱风的洱海;我爱洱海边的草木,也爱草木下的榆阴;我爱榆阴下朴实的人们,也爱人们口中诉说的故事。

对大理人的记忆是在离别时分烙下的,那是我在大理的最后一晚,于一个民国老宅中度过。老宅被一个画?#22812;?#19979;,稍作调整?#26576;?#20102;客栈,名叫“己已巳”。画家想最大?#28525;?#20445;存老宅的原样,为此,客栈中?#35270;?#29616;代化的器件,哪怕一台电视都难寻。所以入夜后,无聊的我就踱步到了客栈的?#21830;ǎ?#24076;望可以妥帖地安置这?#38382;?#20809;。果然,?#21830;?#37324;坐了四五个人正在喝酒闲?#31119;?#26377;客栈的店员和与我同行的几个大人,他们轻声聊着,好像怕惊醒?#33487;?#26408;制老宅的长眠。他们欢迎我这个小孩的加入,于是,他们喝酒我喝茶,他们说着故事我安静聆听,?#22868;?#22909;像也在湖风中,?#37027;?#30561;着了。店员并不是大理人,他大学毕业后想看看这个世界,就开始旅行,到了大理后,爱上了苍山的雪与星,就停下了。呵!这才是理想的日子,可惜,如今,这瓦尔登湖式的生活与大理人已一点点被商业化的浪潮吞没了。

因为就在去年,一文章描绘了大理?#21335;?#29366;,如今的大理令人堪忧,现在的大理,俨?#24576;?#20102;第二个凤凰。以前的凤凰名副其实,正是沈从文笔下的“边城?#20445;?#32780;如今却成了徒具外壳的商业“古城”。洱海的风中也愈来愈掺杂上利欲的恶臭,曾经慢慢的日子、朴实的百姓难觅踪迹;一根根深扎洱海的排污管抹黑了湖风;一栋栋挺立高楼取代了原本古旧的老房子;一次次机械重?#21561;?#24191;播取代了原?#38742;?#26377;生气的?#27721;?#22768;……大理,已不是我熟悉的模样。“?#19968;?#22366;里?#19968;?#24245;,?#19968;?#24245;下?#19968;?#20185;。?#19968;?#20185;人种桃树,又摘?#19968;?#25442;酒钱。”?#19968;?#24245;下没有?#19968;?#20185;,洱海风中也没了大理人。大概那些记忆里的人,也与我一样,因为厌恶那风中凭空生出的“恶臭”而离开了吧!

蝉还在叫着,树叶也开?#35760;鄖运?#35821;。长沙的夜空被霓虹铺上一层淡淡华光。华光又将黯淡的云与跳脱的夜区分开,也掩盖了星星的光彩。喧闹而?#34987;?#30340;不夜城高喊着属于步履匆匆的人的梦想,从前鲁迅感叹:“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如今某一张桌案前,有一个年轻人也与这热闹的城格格不入。他戴上耳机想把自己与别人的热闹隔开,也把夏日热浪与记忆里的风隔开。他很失落,但他相信,洱海的风,一定会回来。

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湖湘情?#24120;趁?#31435;场,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.voc.com.cn或“新湖南”?#31361;?#31471;,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。新湖南?#31361;?#31471;读者热线:0731-84326002。转载授权:0731-84326133苏女士。转载须注明来源、原标题、著作者名,不得变更核心内容。

[责编:姚茜琼]

10号楼

热新闻

我要问

怎样下载王牌战士
360老时时走势 网络棋牌 178彩票平台下载 759棋牌娱乐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彩开奖号码官方 1024 768性感美女大图 和值大小单双玩法规则 时时彩后一6码倍投计划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免费版